跑步

苦夜百九十四擒魔

2020-01-23 00:46: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苦夜 百九十四 擒魔

石魔破土而出,身高逾丈,光秃秃的大脑袋恐怕也有两尺方圆,身形比一般的成年人更显得壮硕,若是孙实不説,陈素绝然想不到这只石魔正处于幼年期,不过听孙实的意思,即便只是幼年石魔,恐怕也已经有几十岁,只不过不满百年,尚未凝成魔晶之类,对孙实来説不具备捕捉的价值。

陈素与孙实远远的看了一会儿,那石魔蹦跳蹿腾,倒是玩耍的不亦乐乎,方圆数十丈的地界被它弄得尘土飞扬,虽然只有它独个儿,却也不知疲倦一般戏耍着,看那样子,陈素才知道这石魔不过就相当于人类三五岁大小的孩子,回想自己在那个时候,记忆都不甚明了,每天除了调皮捣蛋就没有什么事儿了。

陈素没有什么打算,不过孙实的脑袋里各种想法却在不停的转着,石魔族群居一处,多少年来真如蚂蚁一般,极少能见到这种落单的,就算是小规模的行动,成年的石魔也是三五一群,在这一diǎn上它们甚至还超越了蚂蚁,蚂蚁偶尔还有那种通风报信的独个儿,可是石魔就守着它们这一方土地,极少远去,千百年下来,子孙繁衍,这一族已经极其庞大,却又聚在石母身旁,这也是石魔族的古怪之处,它们并没有像其他魔族那么大的野心,只要地底还能让它们静悄悄的繁衍,似乎其他地方就对它们没有什么吸引力,所以身为魔族,它们却是威胁最小的一支。

看了半天,孙实可不会因为魔族极少惹是生非就改变想法,石魔族的后代只要结成魔晶,那么或多或少的都会带有一丝陨星岩的气息,这不算什么秘密,不过却因为石魔族数量庞大,又极少落单,所以即便是有人垂涎陨星岩,却也不敢轻易的打这石魔族的主意,孙实这一趟説来也是迫于无奈,不然以他的本事跟心境又岂会轻易涉险。眼下盯着那幼年的石魔看了一会,倒是没有感觉到其他成年石魔的气息,石魔一族本就是土石之躯,甚至能下到地底千丈而不受约束,据説那石母更是在万丈地岩之下,倒是没有人见过,孙实眨巴眨巴眼睛,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陈素正看着那石魔,孙实小声的开口了,“小友,老夫有一事相求,不知小友肯否答应。”陈素一愣,按説孙实的能耐远胜于自己,説是相求,其实倒有相逼之意,不过到目前为止,对方行事守礼,无论内里怎样,表面上还是斯斯文文。

陈素一拱手,有心不应,却又不好明説,“前辈您客气了,只不过晚辈修为低微,怕别误了前辈的大事。”

孙实自然知道陈素心中的想法,平和的一笑,“小友放心,老夫绝不会做那损人利己的事情,只是这件事非得小友出手,我刚刚已经探查了四周,这块小石头果真是独个儿出来戏耍,不过它的身上还远没有结出魔晶,恐怕最快也还得五十年,老夫却等不了那么久,只有掳了它再做打算。”

陈素一听,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以刚刚自己的精神感应来看,这小石魔恐怕也快要达到三阶,按实力来説应该是介乎于煞魂境与丹元境之间,孙实如果打它的主意,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却説非要自己不可,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説法?想到这,陈素闭口不言,看了看石魔,又看了看孙实。

显然知道陈素心中顾忌,孙实的笑容更加和善,“小友不要误会,老夫虽然也能擒得这小家伙,却是不如小友出手,石魔族虽然人丁兴旺,不过少了一只也绝不会无知无觉,依我看只要捉了这个小的做饵,自然能引出三百多年的老魔来,到时候便可取那魔晶。不过石魔族中怕是不乏那千年的妖怪,更别提传説中的石魔,所以一旦老夫出手,气息被识别出来,引动老怪恐怕多有不妥,不如请小友代劳,以极境的精神气息反倒妥当。”

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陈素这回倒是听明白了,原来孙实虽然修为不弱,却也有自知之明,他只要那三百年左右的石魔魔晶,却不想引出陈年的老怪,反观那幼年的石魔实力还不及丹元境,自己出手倒也没有什么危险,不过这里离石魔族的老巢不远,而石魔族又有千年不止的老妖,难保有那些连孙实都感应不到的,这件事説起来还是十分棘手。

见陈素仍有犹豫,孙实脸上的笑容不散,“小友,老夫知道你心中顾虑,不过陨星岩为戊土所生,承接天地混沌之气,抱一守中,厚载万物,聚于中央,散于四维,于五行奇物之中最得中庸之道。这石魔族的魔晶便凝聚了陨星岩之气息,若是你与老夫皆有福缘,得一diǎn陨星岩的气息于日后修炼可谓是大有裨益。”

孙实的话説的极其隐晦,似是许诺,却又不曾明言,似乎在对陈素以利诱,却又把因果推到福缘之上,陈素听罢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陨星岩却是对他有极大的诱惑,不过单单只是从这石魔的魔晶只是脱出的气息却还不足以让他拿生命冒险,毕竟体内的火元儿与水灵儿就远远的超过了那所谓的陨星岩之气息,不过这五行奇物的好处他却是体会最深,若不是火元儿的本事,他的修炼速度绝不会有如此之快,而且体内现在所蕴含的水火二气,只怕连孙实都会为之动容。

陈素搓了搓手,“前辈您误会了,晚辈并非是不肯帮忙,只不过我从来不曾与魔族打过交道,一旦误了前辈的大事,晚辈性命是小,只怕……”

孙实嘴角一咧,知道陈素不过是言语敷衍,不过眼下这状况,却是陈素出手最为合适,他也怕引动那地底的老魔,石魔族虽然平时没什么动静,可是一旦有了动静那就是天地震动,他敢把主意打到石魔族的身上,本已经是天大的胆子,“小友放心,若是这石魔真的跑了,也只怪老夫福缘不到,我们再行谋划就是。”孙实説的轻松,这小魔若是真的跑脱了,恐怕他们二人就得赶快离开此地,再也不能在此处献身。

陈素的脸皮抖了抖,孙实把话説到这个份上,他再不动手恐怕就是不给这位前辈面子,虽然看起来对方似乎不是十分在意面子,不过这事却非要自己出手不行,看样子是必须拉自己下水,也只好硬着头皮,又看了看那正在欢腾的石魔,不由得一咬牙,俗话説事急从权,现在开来也只有先去对付着石魔,不过一旦事情有变,不管孙实是多大的能耐自己也要开溜,好歹精啼所赠的鹰羽还在,就算是逃不过孙实也必须一搏。

孙实见陈素似乎终于是下定决心,那石魔倒似乎是玩耍得累了,怕是随时都可能遁地而走,表面虽然轻松,心底也难免焦躁,“小友,这石魔族依戊土而生,遁地的本事非比寻常,还得小心才是。”

陈素diǎn了diǎn头,这石魔上来时的本事他已经见识过了,此物既然有陨星岩的气息,自己若是一击不成,恐怕对方必然要遁地而走,多以当即打定了主意,就算不能一举成擒,也要将它拖离地面,有了主意,陈素悄悄的出了孙实气息笼罩的地方,催神元将身形匿于虚空,缓缓的向那正在纵跳的石魔接近,陈素隐匿的空间微微扭动,不过石魔一心都在玩耍当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危险已经悄悄临近,反倒是孙实,双眸盯着那扭曲的空间向着石魔悄悄前进,嘴角边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差不多半盏茶的功夫,陈素已经接近了石魔戏耍的地方,烟尘飘起,陈素虽然能隐匿身形,説到底还不同于遁入虚空,只是暂时将空间扭曲,自己隐于其后罢了,与那真正的穿越空间还有着本质的区别,不过他现在距离石魔还有十几二十丈远,已经到了发动攻击的范围,那石魔身躯庞大,自己想要将其掳走怕也不易,既然是魔族不是普通的石块,不如先将其弄晕,这样一来把握也要大些。

陈素又盯着那石魔看了一会儿,这半天以来他差不多已经摸清了石魔戏耍的轨迹,准备充足,陈素运起神元,虚空中突然一声低沉的龙吟响彻,秘杀绝的身法发动,以有心算无心,何况只是灵智相当于三五岁小孩儿的石魔,陈素骤然出手,石魔还在玩耍当中,洪义撼天手带着龙吟犹如穿越了空间一般,一掌正拍在石魔厚重的身躯之上。

陈素虽然只是一只肉掌,不过却被他领悟了撼天手最为精髓的第七式亢龙无悔,便是石魔的身躯也被他这一掌震得翻腾不息,本来修为便不及他,又是偷袭出手,幼年的石魔只觉得浑身精血一凝,紧接着自己的身体变离地而其,大口中也随之发出了一声闷沉的嘶吼,大地震动,陈素竟然借着撼天手的一击之势将石魔庞大的身躯托了起来。

;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费用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地点
海南哪个医院治白殿疯好
长治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郑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