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逍遥军医 第777章 诱拐

2019-09-12 18:29: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军医 第777章 诱拐

娜塔莎有些迷茫:“梦想……”

吴梦溪引导:“对!曾经我以为找很多钱,把那些位高权重的男人玩弄在股掌之间就是我的梦想,现在看来那不过是种被欺骗抛弃以后的心理变态,现在巴克给了我一个完全自由的世界,我能自己寻求梦想的世界,我原本可以在普吉岛跟很多人梦想的那样躺在沙滩上悠闲的直到老去死去,但显然我的性格又不甘于寂寞,这件事很好,比较复杂又漫长,建设一个美丽的世外桃源,这个梦想很符合我。%,w↖ww.23≥wx.c◎om”

娜塔莎回忆:“我曾经的梦想就是跟他一起赚钱,修好哈尔科夫郊外的房子,养儿育女,和每个乌克兰人一样,平时做做正事,假期悠闲自在,仅此而已。”脸上有很自然的轻笑。

吴梦溪无情:“是么?我认识无数这样的男女,生活富足优越,看起来平静美满,心里面却**澎湃,厌倦这样的平淡,除了少部分守得住寂寞,只要有机会都出轨乱搞。”

娜塔莎生气的鄙视:“那是你们华国人道德沦丧败坏,我们乌克兰人有信仰,我们信仰上帝,忠于伴侣,所以我们会享受生活的平静。”

吴梦溪滞了一下,笑着点头:“这倒是,但现实呢?那不过是你想象的,现实呢?国家陷于战火,无数悠闲的乌克兰流离失所,父母逃亡,丈夫……嗯,离开你之后

,他已经第二次结婚了。”

娜塔莎在刚才就有点皱眉,随着吴梦溪把她说得体无完肤一般一个个词,鼻息加重,面色僵硬,最后听到第二次结婚时候,终于忍不住:“够了!从普吉岛开始,你就一直在挑衅我的心理底线!在曼谷!在越南!在马尼拉!你都一次次在挑衅我!我知道他第二次结婚!不需要你来提醒,我也知道我们乌克兰人现在很糟糕,但我们依旧有尊严!我们在竭尽所能的寻找工作养活自己,而不是混吃混喝的等死!”

吴梦溪轻笑:“可你们现在住的地方,都是花我的钱修建起来的,那可是我当老鸨赚的钱,知道什么是老鸨么,妓女头子……”

娜塔莎那张很有少女气息的中亚脸蛋涨得通红,猛吐一口气,把厚厚的刘海儿都掀起来不少,唰的一下从腰边拔出一支1911手枪,冰冷的枪口纹丝不动的顶在吴梦溪头侧!另一只手摘了墨镜,声音真的很愤怒:“够了!”

把远处一直在偷偷看她们的德国店主和其他游客吓了一大跳,差点就夺门而出了!

吴梦溪还是笑:“这支枪也是我的人在菲律宾用我的钱买的,巴克叮嘱你保证我俩的安全,你用来威胁我?”不通过一些隐秘渠道,没法从泰国把枪械带到菲律宾,也没法在菲律宾购买军火,虽然这边的管控不严格,但对东欧人来说还是两眼一抹黑。

因为太过毒辣的阳光,娜塔莎穿着一件桃红色罩衫,长长的胳膊摇摆两下,看着吴梦溪笑吟吟的表情,长腿妞的专业控制力还是不错,被故意撩拨起来的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使劲摇摇头放下枪嘟哝:“他说了这是花他的钱!”

吴梦溪依旧笑得跟狐狸精似的:“所以说这就是我要跟你讨论的结果,生活就是这样,也许你想象的是平静,但其实你心底也知道完全平静的生活不可能,甚至你也是渴望惊险刺激的,现实不可能完全按照你的意志去发展,那么如何尽量让自己去适应生活?”

娜塔莎警惕:“你不就是说让我接受他这种荒唐的夫妻状态么?”

吴梦溪轻松得很:“你知道东南亚允许一夫多妻的国家用什么方式来限制这种行为吗?”

娜塔莎好奇:“什么?”

吴梦溪解释:“纳税,第一个老婆不交税,娶第二个就要交税,第三个翻五倍,第四个翻十倍……”

娜塔莎嗤之以鼻:“他还会在乎这点钱?这都有多少个,两只手都快数不过来了!”

吴梦溪笑得喘不过气:“对啊,你也知道他不是一般人了,难道就不能用特殊的态度来看待他?”

娜塔莎倔强的摇头:“我不喜欢这种跟人分享爱人的感觉,难以理解!也许我们欧洲人跟亚洲人的态度不一样,当然我知道一夫多妻在我们那周边国家也有,在乌克兰的高官富人里也有,但我无法接受在我的身上。”她还是诚实,有钱人搞这种勾当的事情她也的确知道点。

吴梦溪笑眯眯:“当我还是个老鸨的时候,有钱,又能指使那些有权的男人,但我绝对不快乐,这个你理解吧,很多人无论怎么努力忙碌,甚至有些幸运的名利双收,依旧不能快乐,他们跟你一样无法脱离普通的生活,也就是每个人生活里肯定有的琐碎、无聊、恶心、龌龊、疲惫、压力、厌倦、忧伤、痛苦……还要我列举么?只要是个人,就会有这些感受,这就是生活,现实就是这样的,你认为你能找到什么样的生活没有这些情绪?”

娜塔莎终于定住了,扔了手中的枪在塑料小桌子上,随着这动静,远处的店主和游客都抖一下,可她那修长的身体站起来,似乎在用开阔的视野眺望海面思考自己那些情绪,灰色运动长裤都遮掩不住她高挑婀娜的身姿。

狐狸精循循善诱:“每个人的生活都有不如意,这就是生活,与其说你害怕逃避,不如直面生活,抓住眼前美好的,忽视那些丑陋的!”

东欧姑娘文学修养比艺校生高多了,用英语阐述:“梭罗说‘生命并没有价值,除非你选择并赋予它价值,没有哪个地方有幸福,除非你为自己带来幸福’,是这个意思吧?”

吴梦溪还问了几个单词才确认,竖大拇指:“对嘛,你自己也能明白这个道理,现实生活就是这样丑陋难看,你得自己去拾掇拾掇,找出你喜欢的坚持下去,对不对?”

娜塔莎认真的想了想:“这就是梦想?”

吴梦溪轻轻的拍掌:“看来你是真的懂了,别在意那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他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是真心喜欢你,那就够了,你有你自己追寻的价值,追求自己的梦想,难道你就一直这样纠结于他跟谁结婚,跟谁住在一起这样的小事上?”

娜塔莎使劲眨巴眼睛:“你这么说,我好像真的是豁然开朗了,好像他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也没那么烦心了?”

吴梦溪疏导成功的分散注意力:“走吧,趁着天色还早,我们去那菲儿岛上看看工程进度潜个水玩玩,顺便也看看那旁边有座较大的岛屿,要是合适,回头就当成你的队伍潜水训练基地来发展,怎么样?”

娜塔莎真的有些兴趣了:“真的?”

吴梦溪过去十多年诱拐了多少无知少女跳进火坑里,现在不过是驾轻就熟吧?

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诊断尿路结石主要方法
糖尿病胃轻瘫腹胀怎么办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