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医改三年仍步履蹒跚

2019-08-15 13:33: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医改三年仍步履蹒跚 张智 见习 福蒙蒙 北京报道 入世10年,相对于商品贸易领域的飞速发展,公共服务领域的发展明显滞后。 卫生部卫生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卫平正着手写医改中关于公立医院改革成果的报告。2011年2月公立医院改革启动以来,这位医改的专家组成员就潜心研究公立医院改革。不过,这份报告的着眼点还是让她苦恼万分。 “公立医院改革是今年的重点工作,也是新医改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相较于全民基本医疗体系来说,公立医院改革的进展相对缓慢,成果并不明显。”李卫平表示。 入市十年,中国医疗产业渐渐和世界接轨。允许国外企业参与中国药品批发销售、允许外商合资办院、放开外商在医疗保健领域的政策、履行知识产权保护义务。 然而,国内的医改并不如放开外资那样顺利。随着新医改方案设定的3年期限的临近,各地医改提速动作频现。甘肃省财政厅、卫生厅迅速拨发医改补助资金6.144亿元;四川省政府办公厅发文对省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工作提出具体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卫生部对所有省份的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实施情况进行监测评价。 11月16日,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求是》上发表了题为《不断深化医改 推动建立符合国情惠及全民的医药卫生体制》的文章。文章指出,要加快推进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建设、基本药物制度建设,以及公立医院改革试点。“这些改革事关全局,是整个医改的重点、难点,也是改革攻坚的主要方向,必须集中力量抓紧抓好。” 新医改重启三年,投入8500亿元。然而和付出的相比,收获得略显单薄。 新医改三年 “医改三年,不容易。”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对《华夏时报》表示。 据了解,截至目前,全国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参保人数达到12.7亿人,覆盖率达95%。新农合和城镇居民医保政策范围内住院费用报销比例达到60%以上,人均补贴由原来的120元提高至200元。另一方面,全国各省市均实现了基本药物制度基层全覆盖。 “基本医疗保障制度覆盖全民,建立基本药物制度,健全城乡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普及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公立医院试点改革等5项内容中,前2项完成情况良好。”李卫平表示。 11月2日,卫生部部长陈竺在一次会议上指出,此次医改就是要“把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作为公共产品向全民提供,目前已覆盖了95%以上的人口,此次医改基本成功”。 不过,尝试总是伴随着问题。基本药物制度尽管已经实现了基层覆盖,但其招标采购环节上还存在问题。制定、招标、配送年初才定型,现在采取半强制措施。 “基本医疗保障其实包含三个内容,医保、谁买单、怎么买。医保能不能给我们付大头。医保机构怎样购买,有没有讲价的权利。先把医保体系建立起来,先有,再完善。医保这方面,走向全民医保我们要保住基本,同时还要推进医保付费改革,方向清楚了最后一个可以慢慢尝试。”顾昕说。 然而,硬币另一面是“保基本”却很难达到。“按我们现在的筹资水平,假定当年的医保资金全花掉了,也只能保住65%左右,还没到70%。”顾昕表示。 除此之外,我国城乡之间的公共卫生服务差距还很大,近年来大城市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有了很大的改观,但农村进展相对缓慢。 跛脚的医改 作为新医改的核心环节,公立医院改革在今年2月启动。但肩负着公立医院改革探路任务的16个试点城市的实施方案,至今仅有寥寥数份可供公开查阅。 而就在新医改即将收官之时,16个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之一,以推行“医药分开”工作闻名的安徽芜湖,却忽然开始走回头路,将市属8家公立医院的药剂科由“药管中心”重新划归原各医院管理。此时距离芜湖全面取消区医院建制,各区医院整体并入市三大医疗集团,实现人事统一管理、财务统一核算、资产统一配置的重大管理体制、运行机制、补偿机制等方面的大幅度改革,刚刚过去了一年零两个月。 芜湖市卫生局局长韩肃对媒体表示,把药剂科划归各医院,首要考虑的是让医院提供更好的药事服务。据了解,芜湖的医药分开,除给医院的临床药事服务带来不便外,被剥离出去的药剂人员薪酬下降,导致其利益受损,引发不满情绪。 “在我们国家,医生的诊疗金由政府定价,便宜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种价格管制带来了反效果。一是服务质量降低,二是过度医疗,以药养医。现在这种制度下,以药养医的现状是很难改变的。”顾昕表示。 目前,公立医院占我国医疗资源总量的85%以上,这些医疗机构都需要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持,但在地方财政日益紧张的今天,地方政府充分给予公立医疗机构财政保障。 顾昕说:“事实上,国家对于公立医院改革的方向就不明确,全国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游戏规则,各地方摸着石头过河,所以公立医院改革摇摆不定。而公立医院改革的掣肘,也开始拖累其他改革的进展。” 医改走向何方 今年两会期间,国务院医改办公室主任孙志刚对媒体表示,医改就是利益的博弈,涉及到政府的利益、人民群众的利益、医院的利益、医务人员的利益、企业的利益、生产企业的利益、流通企业的利益等。 事实上,新医改方案的诞生就经历了3年的酝酿和争议。“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有完全成功的医改经验可供借鉴,我们边前进边摸索,实际上效果慢慢显现。”李卫平说。 “现在的问题在于,一些改革不知道怎么改,不考虑逻辑,只好用行政手段禁止那些问题出现。比如药价,用行政的手段不许加价,那人家就停产这种药,换个包装,当成新药,提高价格出售。”顾昕表示。 卫生部药物政策与基本药物制度司司长郑宏曾在公开场合指出,对于这种招标制度来说,如何真正把药品质量和价格的关系处理好,确实需要进一步探索完善。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认为,我国人口多,人均收入水平低,城乡、区域差距大对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既要坚定决心、抓紧推进,又要精心组织、稳步实施,确保改革顺利进行,达到预期目标。是什么导致心悸不安
脑出血后半身不遂怎么治疗
生物谷灯盏花素片多少钱一盒
心绞痛吃什么缓解
分享到: